“暂时性”家庭主妇

(作者:王研究员)


看到朋友中,高学历的“家庭主妇”不断增多,我着实有点惊讶。因为在中国,即使婚后,大多也是“双职工”家庭。她们是为了照顾家里,还是为了享受生活而放弃事业选择了当家庭主妇的呢?她们成为家庭主妇的理由引起了我的兴趣。


[高学历家庭主妇越来越多?!]

前些日子,去参加了通过微信找回来的20年没见了的高中同学圈子的聚会。因为是女中,所以是清一色女人的聚会。即使是在大学升学率还不高的90年代初,记得我们那届的毕业生也几乎都是进入了名牌大学。20年过去了,同学们都在干些什么呢,我很是好奇。

那天来参加的有15人。不出所料,其中11个人都活跃在各类企业、银行、医疗或政府单位。而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剩下的4个人,当起了家庭主妇。

虽然平日里也曾听到过中国的家庭主妇在增加的报道,但对于像我这样,在周围亲戚朋友的圈子里,没有一个是主妇家庭的环境下长大的人来说,看到自己的同学里,家庭主妇居然占到四分之一,还是会感到诧异。

[事实上不是隐退,而是“暂时性家庭主妇”]

这4个人都是孩子大了以后(上小学后)才成为家庭主妇的。用她们自己的话说,并不是单纯为了要照顾孩子才放弃工作的,而更多的是希望自己有自由的时间,不是去为了工作而工作,希望自己的生活更有意义。

在实际生活中,她们4个人中的3个,除了照顾家庭和孩子外,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或副业,做股票投资,或是利用已有的资格证书成为了自由职业者。余下的一个人是因为刚刚辞职,现在还没有想好到底要做什么,说:“多花点时间考虑吧。如果实在找不到的话,再找工作。”

她们不会像国外的家庭主妇一样,只和同样是家庭主妇的圈子来往。或者可以说,因为时间宽裕了,她们有了更多和以前的同学同事频繁见面聚会的机会,并从中了解到不少信息来帮助自己考虑今后的发展机会。

她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家庭主妇,而是可以马上拾起新的兴趣爱好或生意机会的“暂时性家庭主妇”。她们不是想要从社会中隐退,正相反,可能是想在成为家庭主妇后,利用更多的自由和机会为自己创造更多的可能性。

[“重启”的欲求]

在中国跳槽换工作不是稀奇的事。但换工作的话,大多还是在保持大方向,比如工种不变的条件下,做一些微调整,以求工资或環境的改善。与之相比,决心成为“暂时性家庭主妇”或许可以说追求的是更大的变化和方向性的转变,是对原有的自我的一种挑战。换句话说,要的不是「EDIT」(编辑),而是「RESET」(重启)。与「EDIT」不同,「RESET」可以不被前提条件所限制,并产生一个全新的开始。

这让我想到,近年一些从地方城市来到一线・二线城市工作、定居的年轻人又回到地方都市去的「U-turn」形象在国内的新闻中也被报道过。他们大学毕业后,已经在大城市找到了安定的工作和生活,却选择回归故里。他们的决定是否也同“暂时性家庭主妇”一样,不仅仅是为了要“过悠闲的生活”,而更多的是考虑在大企业不多的故里(三・四线城市)开始包括自己创业等新的开始呢?在他们的人生重启欲求中,我看到了他们对今后自身变化的积极期待已远远超出过了逃避现状的消极需求。

[源于价值观多样化的易于重启的环境]

即使有了“重启的欲求”,要付诸于“行动”,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首先是因为当我们用传统的价值观念来比较职业女性和家庭主妇,或是大城市生活和乡村生活时,后者能胜过前者的可能性可以说微乎其微。

再者,自古以来,我们都被教导说自己选择的道路就要“有毅力,要坚持、执着地走下去”。这是中国的传统美德。而与此相对,放弃在做的事情的“重启”行为则是“半途而废”,终究一事无成。

20年前,我们即使有想“重启”的念头,也会遭到更多来自周围人的反对,而举步维艰。然而,20年后的今天,人们的价值观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开始更加尊重个人思想的多样性,赞成并理解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做喜欢做的事”。应该说,现在的环境比以前更赋予了我们更多“便于重启人生的机会”。

[登山和下山]

如果将人生比作登山,那么大多数的人会将登高望远作为人生目标吧。但是,即使花上毕生的时间也未必能抵达山顶。而我们在登山的途中,也可能会看见原本没有看见的其他的山。想要往那个山头去的人,必须先从现在在爬的山上下去。“都好不容易爬到这里了…”“就算登上那边的山,看到的风景也不见得如何啊…”“考虑你的体力和时间吧…”等等,我们会听到各种不同的反对的声音…能像“暂时性家庭主妇”或“回到地方城市生活”的人那样,先义无反顾的下山,再去攀登另一座山峰的人,可能不会成为主流人群,但我相信他们看到的人生景象一定是一道不为他人所知的美丽风景线。

(2013年10月)